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社会专题 > “养生大师”李一涉嫌造假 > 最新消息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最新消息

央视揭秘:李一其人 "深喉"点破其造假命门
来源:中国新闻网——央视网 发布日期:2010-08-22


  继张悟本、林光常、刘弘章等养生明星之后,道长李一会不会成为又一个破灭的神话?

  就在各种质疑和猜测在网上传播的时候,一篇名为《这个伪道士李一我认识的》网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发贴人名叫甜茶道人,在网贴中他提到李一最早是从办气功班开始,然后搞过杂耍做过生意,最后才混进于宗教界,这其中对于李一的每一次经历都详细的描述了很多细节。

  甜茶道人坦言,由于自己和李一很早就认识,因此他见证了李一发迹的整个过程,而在1997年李一表演水下憋气时,甜茶道人正好参与到了部分表演道具的制作。

  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继养生大师张悟本之后,又一位养生明星,重庆市北碚区缙云山绍龙观住持李一最近也深陷舆论漩涡。传说中,李一可以在水下闭气两个多小时,身体还能够通上220V的电源给人治病,并且开办养生班,名下弟子3万,其中不乏一些社会名流。可同样是对这个李一,却又有不一样的说法,我们先来听听。

  水下闭气两小时,他打破了人类的生存极限。

  公证员:上海市公证处宣布时间共计为2小时22分。

  李一:我们活到200多岁是正常的。

  入道多年,弟子三万,他,被尊称为“李神仙”。

  记者:灵不灵啊?

  重庆市民:灵啊,你看这个山上好多人呐。

  重庆市民:蛮好的。

  一篇神秘网帖却揭秘了李一不为人知的往事。

  重庆市民:伪道士,彻彻底底的一个商人。

  重庆市民:(有人)一路走一路在追。骗子,骗子,一路追。

  记者:追谁啊?追那个李道长啊?

  重庆缙云山绍龙观道长李一,近段时间迅速成为了网络风云人物。他自我宣传在水下能生存两个多小时,可以用脚后跟呼吸;因在网络上走红,成为了新一任“养生达人”;大谈养生、国学的他,不仅号称有弟子三万,更是身怀“驾驭220伏电”的绝技;李一的故事充满了“神迹”。但其利用电流断症、治癌的特别“医术”,引发了网友热议,也让医学专家强烈质疑,甚至有人指责他说这个人就是一个江湖骗子,那么李一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又有着怎样的人生经历呢?

  李一:他们别说广成子1200多岁,正常的时候,我们活到200多岁是正常的。

  李一,本名李军,法名大营,现在的身份是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缙云山绍龙观主持以及重庆市政协委员。1997年,李一在上海一家电视台进行的人体冬眠水下生存表演让很多人为之惊叹。

  公证员:现在我代表上海市公证处以国家公证员的身份宣布李军在封闭的容器中时间共计为2小时22分。以上表演过程均匀一是真实的有效的,上海市公证处1997年1月19日。

  李一:这个是道教内丹的一种功法叫胎息。实际上,那个胎息的方法确实我们可以在很长时间可以使我们的呼吸暂时停顿,就是当你最后到你的消耗降低到最低点的时候,你实际上已经不太需要和外界太多的交换,就像动物的冬眠,打个比喻就知道。

  李一:动物在冬眠的时候像乌龟、蛇,它们在冬眠的时候,它们会几个月的时间它在很小的一个空间里面不吃东西,因为它没消耗,呼吸也很小很小,对不对?实际上呢,道家的胎息它是练到了一定程度,把你的消耗降到最低。

  李一道长的水下生存两小时让很多认为值惊叹,但一篇名为《李一水下胎息全揭密》的网帖也提出了对李一水下憋气的质疑。网贴上提出李一在水中时他的头发顺溜整齐的像是刚从理发店里走出来一样,同时李一在水中的衣服特别是袖口的形状以及裤子上的褶皱非常自然,根本不像是在水里泡着的样子。

  重庆市民:如果过了就显得有点假了,我觉得,如果适当的可能有些修身养性的这种,可能对身体还是有一定的帮助吧。

  重庆市民:我觉得这个都是骗人的。

  记者:你觉得这个是骗人的?

  重庆市民:嗯。

  重庆市民:我不相信这个,不符合科学。

  对这个水下憋气表演,李一说是道家的胎息功夫,也有人说是骗人的把戏。不过,我注意到刚才那段视频中,有上海公证处公证员在现场做公证,按理说这个表演的真假不容怀疑。可是,为什么李一还是遭到很多质疑呢?我们的记者也前往李一所在的重庆缙云山进行了调查,一起来看看。

  我们来到了重庆市北碚区的缙云山,李一道长的绍龙观就在山上,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记者:我问一下这个山上有个叫李一的道长你们知道吗?

  重庆市民:晓得,绍龙观的

  记者:听说这个道士很神奇,是么?

  重庆市民:他是参加了那个吉尼斯比赛的么,龟息大法。

  记者:那些特异的功能你们见过么?

  重庆市民:没有,只是电视台报道。

  记者:这个山上有个叫李一的道长么?

  重庆市民:有个李一。

  记者:听说这个道长很神是吗?

  重庆市民:我们不晓得。

  记者:平时来找他养生的人多么?

  重庆市民:多。

  记者:听说他有什么特异功能么?

  重庆市民:但是我没看到,不清楚。

  记者:这里就是绍龙观,这儿曾经有个高价的养生班,不过如今这个班已经全部停止招生。

  记者:这里是绍龙观自己的一个宾馆,叫鉴湖养生宾馆,平时用来接待参加养生班的学员住宿的地方,不过现在已经大门紧闭。

  记者:这里是绍龙观的财神殿,之前在财神殿的宣传栏里都放着李一的养生资料,现在都被撤了下来。

  就在各种质疑和猜测在网上传播的时候,一篇名为《这个伪道士李一我认识的》网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发贴人名叫甜茶道人,在网贴中他提到李一最早是从办气功班开始,然后搞过杂耍做过生意,最后才混进于宗教界,这其中对于李一的每一次经历都详细的描述了很多细节。几经周折,记者终于和甜茶道人取得了联系。

  记者:您跟他(李一)大概认识了多长时间。

  甜茶道人(网名):差不多快20年了吧。我觉得虽然我不是什么道士,也不是什么修道之人,但是我觉得渥堆传统文化这个感情是真的,我想如果说让这样一个骗子混进宗教界,而且以一个道名正统来自居的话,我觉得愧对自己的良心。所以说后来在发这个贴子的这个过程中,我其实纠结了很多次,因为知道,肯定会有很多麻烦,辱骂,或者说是他那些不明真相的“仙友”,因为他们心中的“神仙”被打破了,原来“神仙”是这样一个人。

  甜茶道人告诉我们,由于自己和李一很早就认识,因此他见证了李一发迹的整个过程,而在1997年李一表演水下憋气时,甜茶道人正好参与到了部分表演道具的制作。

  甜茶道人(网名):他水下生存这个事情,我可以100%地说,那就是魔术。要做到这一点很容易很容易,随便找一个稍微有点水平的魔术师都能做到。大概就是外面一个玻璃缸,透明的,装满了水,中间还有一个玻璃缸,装满了空气或者纯氧之类的,那段视频应该说我觉得稍微明眼的人都能看出来,他没有呼吸没有气泡,他一点气泡都没有。

  不过甜茶道人坦言,由于李一的顾虑,他无法去接触到李一最为核心的机密。

  甜茶道人(网名):实际上掌握到了他核心的机密的,不外乎于两个团队,一个团队呢就是他那些女弟子,他的男弟子就负责表演那些杂技啦,但是真正掌握他的骗术的,包括他那些“人体通电”的都是他的女弟子,大家其实可以想一下,这里其中没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提起李一号称弟子三万,而其办的养生班收费非常昂贵,甜茶道人很激动。

  甜茶道人(网名):我从来就没有认为他是一个道士,伪道士嘛,加一个“伪”字我就承认,他是一个商人,他从最初的江湖艺人提供杂耍的,也算是一个表演界的人士吧,搞艺术的,搞杂技的艺术界人士,然后什么时候流行什么他就搞什么,我觉得他这辈子最大的转折点应该就是98年,他转移资金混入宗教圈,这几年大家人心浮躁嘛,人们对宗教的这种渴望,他也抓住了这个心理。

  李一道长在很多场合宣称出生于道教世家,父亲是道士而他自己是三岁入道,可是在甜茶道人眼里,却有着另外一个版本。

  甜茶道人(网名):我看他自己的很多自传里讲,他出生于道教世家,这个,首先他父亲不是一个道士,我不记得是重庆棉纺厂还是什么建设厂的一个退休职工,然后他说他3岁入道,但是据我所知,他从小就是在沙坪坝和石桥铺交界的一个方石新路一带长大,有很多老街坊都认识他,而且曾经发生过一个事情,他在他所谓的绍龙观里面,有一个老太婆,她是一直在街道边的一个裁缝,把他认出来了,叫他“李二娃”,因为他排行老二嘛,至少说明他十几岁这个阶段他就在重庆。

  这位自称与李一相识近二十年的网友甜茶道人给我们描绘的李一,更像是一个四处卖艺的江湖艺人,这和李一之前的形象,差距确实有些大。李一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而非资质非凡、慧根深厚的养生大家?甜茶道人反映的这些情况,也引起了宗教管理部门的重视,他们也展开了对李一的调查。

  与李一的养生神话一样流传的,还有他非同寻常的身世。据他此前在各种公开场合介绍,自己出生于一个道教世家,父亲出家修道,李一在他三岁时即跟随道长修行,接受道教功法与药物治疗。照理说,这样的人生经历,一定会给他的街坊邻居留下很深的印象。那么,他们能否帮助澄清李一的身世呢?我们的记者又来到了甜茶道人所提到的李一出生地――重庆沙坪坝。

  记者:跟您打听一下,这里有没有一个叫李军(李一的本名)的人?后面去当道士的?

  重庆市民:当道士的?

  记者:嗯。

  重庆市民:这里没有这个人。

  记者:没有?

  重庆市民:没有听说过。

  记者:有没有一个叫李军的人,后面去当道士的?

  重庆市民:不知道。

  重庆市民:不知道。

  记者:不知道一个叫李军的?

  重庆市民:没有。

  重庆市民:搞不清楚。

  记者:以前大家叫他什么“李二娃”的,69年的,现在40多岁。

  重庆市民:好像没有。

  由于李一早在1994年就离开了这里,而近年的旧城改造让我们在沙坪坝区再很难找到过去的老街坊,为此我们来到了当地的街道办。

  重庆市民:有还是有这么一个人,但是,好像是在另外一个社区。是当道士是不是的?

  重庆市民:他住肯定是在石桥铺,肯定是在石桥铺那一带,我记得他当只是属于石小路社区。

  记者:石小路小区。

  工作人员向我们证实了附近曾经确实有一个跟甜茶道人描述情况相似的人,石小路社区袁主任对李一还留有一些印象。

  袁主任:(李一)出去了十几年了。

  记者:嗯。

  袁主任:因为这里是,9几年这一片才新开发出来的,以前住在这里的那些人,都被安置到其他地方去了,以前长期住的那些人都找不到了。

  因为旧城改造,李一的老邻居们已经很难找到了,打听到李一的成长经历十分困难,不过,此次李一引起各方质疑,重庆市宗教部门也对李一的身份进行了调查。经多方联系重庆市北碚区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忠明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记者:目前这个事情你们做了哪些调查?有没有一个结果?

  北碚区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忠明

  王忠明:究竟李一符合不符合道士资格,上海市道教协会给了我们一个职帖,就是李一正式成为了我们正一派的道士,具备资格。

  记者:我想问一下,水下生存,人体过电,这样的功能是属于道教的内容的么?

  北碚区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忠明

  王忠明:他当时在东方电视台表演这些,他当时没有取得道士资格,这个我们只能说到这个份上。

  记者:他的水下生存也好,人体过电也好,这些事真正的特异功能呢?还是一个魔术?

  北碚区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忠明

  王忠明:他的水下生存在大容器里还有一个小容器。

  记者:小容器里没有水么?

  北碚区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忠明

  王忠明:没有。这个是有虚假的成分。但现在,第一,李一停止了这些虚假宣传;第二,李一撤除了网上的这些资料;三是我们道观内外都取消了这些虚假的内容。

  无论记者的采访还是宗教部门的调查,都揭开了李一身世的重重迷雾,至少从人生经历上来说,李一远非他自己介绍的那样传奇。那么,这样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变成了闻名遐迩的养生大家、道观主持呢?我们再来看看李一后来的经历。

  甜茶道人(网名):(90年代初)李一他的龙人气功呢,并不怎么样,学的人比较少,只限于小范围的人在学,他就必须要想办法另谋发展,后来就搞了一个气功医疗,那就属于非法行医了,那个时候还是比较乱,后来他就通过一些渠道,租了一个门面,就在市委里面。

  甜茶道人向我们透露,这个地处特殊位置的道医馆,让李一迅速积累起大量政商资源,1997年起,在政商人脉的帮助下,李一开始了商人之旅,初涉商海的李一,开始大办公司。

  甜茶道人(网名):他也没有想做正当生意啦,成立了一个龙人集团。主要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合作基金,要说他的皮包公司具体做了什么事啊,他当时思路还是比较明确的,搞房地产,修了一栋房子叫天一大厦。他修到第六层还是第七层的时候,中央开始清理“三金三乱”,就查到了他的一些非法活动,非法资金,就打击这些,后来他这个龙人集团公司,他自任董事长嘛,他下面还有个总经理,总经理被逮捕了,他是跑掉了,但是资金被转移了。

  甜茶道人说李一把这些资金主要用在了两个项目上,一个是绍龙观,另一个是李一在大渡口陶瓷市场附近投资的天一大厦,三金三乱的清查使得资金链哄然断裂,修到第七层的大厦成为烂尾楼。

  甜茶道人(网名):(公安机关)一直锁定了李一,一直把李一(李进)作为被告人,一直在找他一直在查这个案子。

  为了求证甜茶道人的说法,几经周折,我们在重庆大渡口区松青路附近,找到了那栋天一大厦。

  记者:这里以前是烂尾楼是吧?

  重庆市民:对对对。

  记者:是什么时候烂尾的?

  重庆市民:是由于当时朱总理上台后那个查什么小金库那个,叫什么东西啊。

  记者:“三金三乱”。

  重庆市民:“三金三乱”,后来这个就成了烂尾楼。

  记者:就因为“三金”的问题成了烂尾楼。

  重庆市民:对,因为他贷不到款嘛,就是那些公司那种啊。

  记者:是哪年的事啊?

  重庆市民:9几年,98年还是99年?当时(楼体)还没有完工嘛。

  重庆市民:还差两层没有建好。

  记者:那个时候还差两层。

  北碚区宗教事务局局长王忠明

  记者:我听媒体说啊,李一在这个之前还涉及到一些“三金三乱”的问题,包括法院都对他进行了判决,这个问题是否属实。

  王忠明:这个情况也是属实的,对这个事情我们有两个观点。第一,我们大渡口法院裁决仍然有效;第二,我们大渡口法院依法执行,我们作为政府的民政部门,坚决支持。

  记者:我们看到,有媒体说李一是在打着宗教的旗号敛财,您怎么看?

  王忠明:他的收费也是属实的,但这收费应该按照正规程序报批。但他没有做到这一点,这是不对的,对此我们采取了三条措施,第一,通知他们停下来,现在已经全部班都停下来了;第二,我们派出工作者进行资产的清理、登记,然后对他的收费情况也进行清理。

  记者:从我们的调查情况来看,他的培训班和养生这种情况一共收了多少钱?

  王忠明:我们派工作人员调查情况,看这个整个收来的钱,是在宗教团体集体里面,还有没有其他方面。如果是我们集体的,那情况不一样;如果他是占为己有,那就必须要依法查处。

  对李一官方调查的最新消息是,重庆市北碚区民宗局已经确认,他的水下生存两小时节目属于虚假宣传,办学收费行为没有履行报批手续,并确实曾牵涉到资金问题,其名下的实体曾被法院裁定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而李一如何短短十几年间从一个杂技艺人,变成不少人追捧的养生明星?这背后还存在很多疑点,我们也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孙尚阳

  孙尚阳:你有这么个巨大的需求方的市场,就肯定会产生这样的供应方,李一他就提供这样的宗教产品来满足你的需求。

  孙尚阳:宗教里面就有一种组织方式叫“企业家模式”,他的目的就是产生利润,但根基是宗教。现在也出现了以宗教包装自己的盈利活动,这个也可以说,像这种引发他人不满的,我觉得财务方面应该采用公开,或者审计的方式。

  孙尚阳告诉我们,李一的骗局不难识破,更让他担心的是,目前,出现的宗教商业化现象,有些地方的道观或者寺庙被企业承包,进行公司商业化运作。而且,目前宗教商业化几乎是全世界宗教界的难题。

  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孙尚阳

  孙尚阳:你要想成为富翁吗?你就成立一种新型宗教。目前很多新型宗教教主就采用一种“企业家模式”,各种各样所谓的养生学家就采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把自己包装起来,很多所谓的大师很可能“名而不高”。

  继张悟本、林光常、刘弘章等养生明星之后,道长李一会不会成为又一个破灭的神话?还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不过,我们在质疑李一的同时,恐怕最需要追问的不止是他的身世真假,还有营造这些养生神话的社会根源。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活的更健康,活的更有质量,但不容回避的现实是现有的公共医疗保障还不完善,公众的医学健康常识也不普及,大家对养生知识有着迫切需求。而一些所谓养生大师,瞅准了这块市场,用各种似是而非的养生理论、灵丹妙药,投公众之所好,牟取名利。假的终归真不了,养生大师们一个个被揭穿了真相,可我们相信,在此之后,还会有大大小小的神话人物继续上演,即使我们的医疗保障和公共卫生制度不断地得到完善。我们为什么相信并制造了这些神话人物,恐怕不是一个经济深度报道可以解释完的。

  主编:庄严导演:张子贤摄像:张明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