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身处舆论漩涡,重庆市北碚区缙云山绍龙观的住持李一仍然屹立不倒,除了被叫停的天价养生班,重庆北碚区民宗局仍“爱护有加”。【详细
[养生班全部暂停 官方称将继续调查] [李一神通被曝造假 涉强奸案遭调查]
[揭秘李一其人 "深喉"点破其造假命门] [李一被指有明星徒弟 李亚鹏等卷入]
“养生大师”李一陷入几乎众口一词的批判和讨伐中。这名号称马云、王菲、李亚鹏等三万精英人士师父的神奇道人,正成为一个声誉上的“破落户”而被各方猛烈批判。【详细
[评论:李一成仙,术士玩完江湖还在] [钱报:李一之后,还有“李二”吗?]
[长江日报:开放透明社会难有李一现象] [李一再步后尘,偶像的黄昏还灿烂]
李一:何许人也?

李一,原名李军,重庆沙坪坝区人,出生于1969年9月13日,高中学历。

现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重庆道教协会副会长、缙云山绍龙观住持以及重庆市政协委员。

大谈养生、国学的他,不仅号称有弟子三万人,更是身怀“驾驭220伏电”的绝技。近年来一直是媒体红人,多次亮相凤凰卫视、湖南卫视等电视节目,号称拥有3万弟子,其中不乏王菲、李亚鹏、张纪中、马云等名人。最近《南方人物周刊》对李一的人物专访,引起了针对李一其人的一片热议。【更多

  李一的绍龙观养生中心的各种“疗程”和国学院的“课程”则是李一最广为人知的另一条财路,也是其赢利模式的主轴。
  除了免学费的“三日观”外,所有养生、治疗和培训项目均收费不菲:5日养生班3800元,7日道医班9000元,外丹堂一个疗程9800元,李一道德经集训(李一不在就听录音)16800元,国学总裁班39800元,一场法事3万~5万元不等,据知情者透露,辟谷起价高达30万元。【详细

  李一历时十余年,以成立缙云山道教促进会为起点,将绍隆寺改建为绍龙观,再依托绍龙观道教管理委员会以及缙云山道教协会,打造了一个以道教、养生、国学为卖点的商业组织。根据现有公开资料判断,除了绍龙观和缙云山道教协会之外,这个商业组织还包括独立的实体养生中心、国学院、慈爱基金会等机构。
  绍龙观官网显示,绍龙观道教管理委员会旗下现有白云观、华陀庙、万寿宫【详细

  了解绍龙观内情的人对时代周报记者称,李一从不经手钱财,但绍龙观一切由李一说了算,其他股东对他唯命是从。绍龙观的敛财之道,也印证了李一对金钱的态度。
  一位绍龙观前管理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她刚到绍龙观时,看到李一的手机不但廉价,而且很陈旧,就建议李一换一个,甚至愿意掏钱买一个送给李一。李一不答应,诡秘地笑着说,别小看我这个旧手机【详细

  虚构和造假,不仅是李一的特征,也是绍龙观的特色。
  曾疑为李一智囊的某教授最近向记者澄清,当年作为政协委员,曾经建议依托缙云山开发养生文化,早期的缙云山养生文化推广,因李一道教理论的知识几乎为零,他确实提供过理论支持。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侧重文化价值的思路,和李一的经营思路大相径庭,就不再参与其中。【详细

传说中的明星弟子
敬一丹 王菲 李亚鹏 樊馨蔓
曾经的“养生大师”

张悟本:

自己包装成“中医食疗第一人”。出版的《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一书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其主张的绿豆汤、长茄子理论几乎到了包治百病的程度。

胡万林:

原名胡震杰。胡治病的核心理论是:人生百病皆因水,病了的人就该用芒硝强行“脱水”。导致所有求诊病人迅速上吐下泻,致多人于死命。1999年胡万林以涉嫌非法行医罪被商丘警方正式宣布逮捕。

林光常:

台湾“排毒教父”,出书《无毒一身轻》,以养生饮食为目的,逐步推广理念,并取得巨大成功。后来推广各种商业产品,并夸大了饮食治疗的理论,导致巨大争议,受各界讨论。

刘弘章:

自称“御医后人”、“医学博士”,宣传三分治七分养。出版《是药三分毒》、《三分治七分养》,2008年11月刘弘章被天津市塘沽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经营”批捕。

制作:郭瑛英 美工:黄林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