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社会专题 > 部分药用胶囊铬超标 > 事件调查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事件调查

记者调查:“毒胶囊”2004年已曝光无人处理(图)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日期:2012-04-19
医院药房药品质量足够安全吗?记者 蔡弘 摄


  “毒胶囊”背后问号一大串

  记者调查四问“毒胶囊”,药企为低价中标进医院或不惜偷工减料,“毒胶囊”早在2004年已曝光但无人处理

  “毒胶囊”事件继续发酵。2011年5月20日,《羊城晚报》率先报道了蜀中制药因涉嫌虚假投料的生产质量问题,中药GMP证书被药监部门收回一事。去年11月才刚获重发GMP证书,半年时间不到,蜀中的西药产品再被曝出“毒胶囊”问题。这给公众留下了众多的疑问:“毒胶囊”在2004年就曾被曝光,但为何问题没有杜绝反而蔓延至药用胶囊?“毒胶囊”又为何能过关斩将进入医院?

  1问

  “毒胶囊”到底还有多少个批次?

  使用“毒胶囊”的仅媒体曝光的13个批次的产品吗?

  广州一家药企的有关负责人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因为按《药品生产质量规范》,每采购一批药品辅料都应当按批取样、检验,然后才能放行。检验是需要成本的,所以企业不可能采购一批胶囊只用于生产一个批次的产品。以该企业为例,每采购一批胶囊都会采购大约三个月的量,至少可以生产十个批次的产品。“也就是说,如果央视的调查属实,那么有问题的肯定不止那13个批次的产品。”

  2问

  “毒胶囊”何以轻松中标进医院?

  央视曝光的重金属铬含量超标胶囊分别来自9家药厂13批次药品,而进入广东医药采购名录的共有来自4家药厂的6种药品。“毒胶囊”竟多出现在基本药物上。这又是为何?

  2009年起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工作正式实施,目前各省份也陆续公布了基本药物招标采购中标结果,但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超低价中标。目前在全国推广的基本药物招标“双信封”制,一个是经济技术标书,另一个是商务标书。由于经济技术标书基本上只要通过了GMP认证的企业都能过关,因此实际招标中最终只由“商务标书”说了算,也就是价格说了算,价低者得。

  如此次事件中,四川蜀中制药的阿莫西林胶囊、诺氟沙星胶囊均被检出铬超标。蜀中制药在业内以低价闻名。在2010年的四川、安徽、甘肃等地的基本药物招标中,蜀中制药阿莫西林胶囊、诺氟沙星胶囊、复方丹参片、牛黄解毒片等30个品种相继中标,可以说大获全胜。其中,超低的价格起了关键作用。全国政协委员刘革新调研发现,蜀中生产的60片/瓶的复方丹参片(糖衣)的中标价低至0.95元,而国内主流优势企业同产品的市场销售价格为5.6元/瓶,价格相差5.89倍。

  3问

  “唯低价中标”是在“逼良为娼”?

  低价中标无可厚非。“国家希望降低药价,企业以什么价格中标都不重要,哪怕是倒贴钱供应也行,只要企业负担得起,但前提是药品必须严格按照药典规定的工艺、组方生产出来。”广东一家药企的老总如是说。

  事实上,“毒胶囊”曝光后,很多制药企业将之归因于“唯低价论”的招标制度以及不断降低的药品价格,称企业被迫采用劣质原料,以降低成本。

  此次被曝光的蜀中制药产阿莫西林胶囊,20粒装2011年在广东的中标价为2.18元,每粒的售价仅为0.1元。而在2010年安徽省的基本药物招标中,蜀中50粒装的阿莫西林胶囊中标价是2.45元,每粒售价更是低至0.049元。一粒符合质量的药用胶囊价格至少在1分钱以上。对于一粒售价仅0.049元的阿莫西林胶囊而言,胶囊就占到了药品成本的20%之高。“这个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四川一家药企的市场部总监坦言,“如果要做到0.049元的价格,企业要么放弃基药市场,要么就必须降低成本,偷工减料,以次充好。”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蜀中制药就曾因为偷工减料,甚至被怀疑虚假投料而被药监局收回其中药GMP证书,并罚没630万元。根据四川药监局调查的结果,蜀中生产的复方黄连素片、川贝枇杷糖浆未按相关要求生产,例如缩短川贝渗漉时间,使有效成分没有完全沁出。

  刘革新直言:“基本药物市场在一定程度上正在成为低价劣质药品的舞台,这已是行业共识。”

  4问

  “毒胶囊”2004年已曝光但无人处理?

  事实上,铬超标的工业明胶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曝光,早在2004年,央视就曝光过山东滨州用废皮革加工成食用明胶的事实。但多年来,工业明胶冒充食用明胶的现象从未杜绝,而且态势越演越烈,已经渗透至救命用的药用胶囊。

  “工业明胶做成药用胶囊这在业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出事也完全是预料之中。”四川一家药企的市场部总监说。

  业内人士透露:“企业在生产过程中投多少料、投什么料,药监局再强大也无法实时监管。如果没能抓住‘药用原辅料来源’和‘生产过程的物料平衡’这两个关键点,那么药企造假可以说是畅通无阻。”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蜀中制药因偷工减料被收回GMP证书一事。就在刚获重发GMP证书半年时间不到,蜀中的西药产品再被曝出“毒胶囊”这一严重质量问题。(记者陆志霖)

  广东医药采购中心主任杨哲:低价中标逼良为娼?这是药企推责借口

  广东是最早启动医药阳光采购平台的省份,其做法一直备受兄弟省市称道。然而这次影响全国的“毒胶囊”事件,曝光的13种药品中有6种8个批次出现在广东药品采购目录中。有药企申辩,为中标千方百计压低成本,才导致了药品质量滑坡。对此,广东省医药采购中心主任杨哲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强调:药企为中标自压价格不能成为造假的借口!

  羊城晚报:药用胶囊铬超标被曝光后,有药企反映,这是医药招标制度“唯低价中标”效应导致的,企业为了中标,拼命压低报价,甚至低于成本价。中标后为了利润,又拼命降低成本,毒胶囊就被“逼”出来了。对这种说法您怎么看?

  杨哲:药企为中标压低价格并不能成为其造假的借口,药品的质量和安全是企业生存的生命线,企业降低成本要在保障药品质量安全的前提下进行。并且,企业都追求利润,也并非这些生产低价药的小企业才想方设法降低成本,药价较高的大中型药企也有降低成本甚至造假的冲动和可能。因此企业的诚信、自律非常重要,相关部门在药品生产、流通各环节中的监管也丝毫不能松懈。

  羊城晚报:我们的招标中,是不是像个别药企所说的,存在“唯低价中标”的问题呢?

  杨哲:降低药品的价格、减轻患者负担,是实行药品阳光采购的重要目的之一,但也并不是一味地追求低价,我们对这些低价药品,在招标中坚持的是“不谈价”、“质优即可”的原则,只要质量有保障,就可以直接进入目录。(夏杨)

  转自:中国新闻网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