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社会专题 > 部分药用胶囊铬超标 > 事件调查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事件调查

河北官员回应问题明胶事件一直表功绩遭质疑
来源:央视《新闻1+1》 发布日期:2012-04-17


  央视《新闻1+1》2012年4月16日播出《问题胶囊:你很“毒”!》,以下系节目实录:

  (节目导视)

  解说:

  河北、江西、浙江、山东劣质皮革加工工业明胶,卖给胶囊生产企业,不法企业何来如此黑心?

  记者:

  一天卖多少?

  蓝矾皮经销点负责人:

  一天大车两车。

  山东省沂水县鑫制胶厂生产负责人:

  有的要一批鲜皮胶,有的用蓝皮的,反正做生意都是这样。

  解说:

  曝光之后各种反应,河北阜城公安部门介入调查,问题企业却蹊跷起火,是蓄意还是偶然?

  声音来源:本台记者张芸:

  厂里有一栋大楼莫名冒起了黑烟,非常快,几分钟时间,里面就燃起熊熊的大火。

  解说:

  9家药厂,13个批次药品胶囊,重金属铬含量最高超标90多倍。国家药监局紧急通知,13个产品被暂停销售和使用。

  北京协和医院肠内肠外营养科副主任医师陈伟:

  特别是肺癌,像食管癌、恶性肿瘤也是跟长期的铬离子的摄入是有关联的。

  解说:

  本为去病的良药为何会成为可能治病的毒药?《新闻1+1》今日关注——问题胶囊:你很“毒”!

  市民1:

  震惊。

  市民2:

  震惊。

  市民3:

  失望。

  市民4:

  气愤。

  市民5:

  可恶。

  记者:

  还往里面加什么原料?

  工作人员:

  生石灰。

  市民4:

  危及生命。

  市民5:

  老百姓还有什么安全感?

  工作人员:

  这个是那个废料,废料肯定都要放进去。

  市民6:

  我从来没想到胶囊也会有问题。

  市民7:

  不吃又不行。

  市民4:

  商家的良心和道德是最重要的。

  市民5:

  罚到它倒闭。

  评论员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几乎所有的媒体铺天盖地关注的都是用工业明胶做药用的药品胶囊这样的一个新闻事件。当然,老百姓的解释更加通俗,用旧皮鞋做胶囊。不一定完全正确,但是非常的形象。

  在这铺天盖地的关注之中,有三个问号在我这心中一天的时间里越来越大。

  第一个问号,当节目播出之后,当地的公安和执法人员去一家问题企业要去执法的时候,突然看到这家企业的大楼已经开始着火了。这是一个巧合还是人为销赃的一种行为?今天我们要面对这个问号。

  第二个,出事出问题的地方,2004年的时候媒体就报道过几乎同样的这种事情,为什么时隔了八年之后问题还会再次发生呢?第二个问号。

  第三个,我们现在面对这样一种行为,就是套用比如说药品管理的相关法规,罚1到3倍、吊销执照,但是这个性质纠正是假冒伪劣,还是投毒,或者说是危害人们的生命健康?司法该怎样转换思路,在这样一个乱世里头去思考一个更加准确的重点呢?

  三个问号,今天我们来面对这个事件。

  解说:

  臭气熏天的皮革下脚料被制成了工业明胶,而致癌金属严重超标的工业明胶被添加进了药用胶囊。救人的药品就此变成了害人的毒物。昨天,当这些镜头冲入人们的视线,是无法容忍的愤怒,严惩这些非法企业成为公众期待。

  片中解说:

  从13点10分开始,记者注意到,原本平静的华星胶丸厂大门口陆续有包括小火车、小型面包车、轿车等多辆汽车进入华星胶丸厂,而且基本都是空车进满载出。

  解说:

  这个在昨天的节目中被曝光,用工业明胶为原料生产药用胶囊的浙江华星胶丸厂,在节目播出后的90分钟里出现了10余辆车辆频繁进入工厂内运输纸箱货物的现象。那么,这些箱子里都装着什么呢?如此匆忙的是想将它们运送到哪里呢?

  记者:

  (车上)这是什么?都是胶囊吗?

  华星胶丸厂现场人员1:

  这个不是胶囊。

  华星胶丸厂现场人员2:

  我也搞不清楚,我是看热闹的。

  记者:

  哦,你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要拉走吗?

  华星胶丸厂现场人员1:

  这个不运走的,怎么拉走?(是)发货。

  字幕提示:

  截至昨天下午6点,新昌县已查封了所有被曝光的空心胶囊生产企业,公安机关也已对4名企业负责人实行了控制。

  解说:

  在另一个生产工业明胶的产地——江西弋阳的龟峰明胶厂,弋阳县质检部门也在下午5点查封了该厂的工业明胶半成品及成品138吨,还有230吨工业皮革废料。而该厂里的财务账目、销售记录等资料也已被警方调取。

  随着节目的播出,被曝光企业所在地展开了一系列查封取证的行动。然而,在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当公安执法人员昨天下午来到该厂时却发生了一件蹊跷事件。

  记者:

  咱们是哪个部门的?

  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公安执法人员:

  阜城县公安局执法大队的。

  解说:

  两个小时之前,学洋明胶蛋白厂还允许装载白袋子货物的车辆进出,而当公安执法人员抵达厂区门口时,这里大门由“铁将军”把守,传达室和整个厂区里看不到任何一个工作人员的踪迹。公安执法人员只好这样翻越铁栏杆门,强行进入厂区进行执法检查。然而,就当执法人员刚刚进入厂区的一刹那,一栋正对着大门的办公楼突然冒起了黑烟,几分钟后整座楼燃起了熊熊大火,滚滚浓烟顿时把白色办公楼紧紧包裹住。

  片中解说:

  大约半个小时后,三辆消防车陆续赶到事发现场进行施救。凶猛的火势在蔓延了一个小时后终于被渐渐扑灭。

  解说:

  昨天下午5点半,大火扑灭以后,记者在当地公安部门的允许下,第一时间获准进入学洋明胶蛋白厂起火现场进行报道。

  本台记者张芸:

  那么进入这个工作区域,我们可以看到,地上有很多没有燃烧完的这些纸张。我们走进看,上面写着“明胶批到记录表”。

  解说:

  就在曝光节目播出后,就在执法人员前脚刚刚抵达现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就烧了起来,还偏偏烧的是存有该厂生产资料信息的办公大楼。最新的消息是,它的确是一次故意放火,而放火人就是该厂的经理。

  白岩松:

  昨天当地的风非常非常的大,火借风势,很快就制造了有些人可能期待的这样一个结果。不过说起这件事来,恐怕我们在前方一直采访的记者张芸她更加清楚,昨天她就在现场,刚才短片中的报道就是她。接下来我们连线张芸,张芸你好。

  本台记者张芸:

  你好,岩松。

  白岩松:

  现在清晰的定性是否已经得出了?

  张芸:

  是的。今天我们经过昨天一整夜的等待,昨天发生所有的事件都有了一个最新的进展。首先,关于这起大家非常关心的大火。经过公安部门的连夜调查,大家已经确认了这起火灾系人为放火所致,这个放火人就是这个厂的经理,也就是之前《每周质量报告》栏目中播出的经理宋训杰本人。他放火的原因就是想要销毁证据,而在火灾发生之后,他曾经一度的失踪,公安部门也对他展开了一个全力寻找,在今天中午终于在当地把他控制,目前已经正式地拘留。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张芸给我们带来的清晰答案,这样第一个问号就有解了。

  那么当面对这样一个结局的时候,虽然有点不出乎我们的预料,但是还有两点是非常非常值得我们深思的。第一个显然,也就是说企业的经营者他本人是知道他所做的这件事情的性质的,否则不会这么做。第二个我们也不得不怀疑,也就是他做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甚至比我们节目报的恐怕还要重,否则的话节目都报了,他至于还要进一步的去销赃吗?恐怕这背后有更大的问号和更多的故事。

  接下来我们要关注的是第二个问号,为什么八年前的时候当地已经开始遇到了这种情况,并且媒体进行了曝光,但八年之后为什么还能卷土重来呢?接着看问号。

  上一页12下一页

  [page title= subtitle=]

  字幕提示:2012年4月15日新闻

  片中解说:

  学洋明胶蛋白厂位于衡水市阜城县。根据厂里的一名经理介绍,他们厂去年生产了一千多吨这种白袋子明胶,其中大部分都卖给了浙江新昌地区的药用胶囊厂。

  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经理宋训杰:

  都去新昌那边。头年我跟你说,我这百分之七八十的胶都跑那边去了。“蓝皮”铬不用化(验),肯定超标。

  记者:

  超标多少?有没有测过?

  宋训杰:

  一般十五六(倍)吧。

  解说:

  不仅了解行情,而且熟悉危害。当工业明胶厂与药用胶囊厂间的灰色交易成为一种明知故卖。这位企业负责人的坦白着实让人心惊。而实际上,当我们回到几年前也能在不法商家那里听到类似的话。

  字幕提示:2004年新闻

  不法商贩:

  阜城的胶全是工业胶,但是90%的全吃了,只允许工业用,不允许食用。

  解说:

  2004年,记者就曾经曝光过阜城一些不法商贩的类似行为。比较这两次,我们能够轻易地发现,他们隐蔽手法的相似之处,比如用于伪装明胶类别的神秘白袋子。

  字幕提示:2012年4月15日新闻

  片中解说:

  在包装车间记者注意到,一种包装上则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产品标志。无任何产品标志的白袋子胶则卖到浙江等地的胶囊厂加工药用胶囊。

  字幕提示:2004年新闻

  不法商贩:

  我走胶也是白袋子,全是三无产品,你自己打上就坏了,要罚你就拿钱吧,什么都没有,三无就是白板,不敢打,吓死了。

  解说:

  也是在2004年,当这些不法行为被媒体报道后,随即阜城县展开了为期三个月的集中治理整顿。今天在衡水市的网站上依然能够找到整顿结束时的报道,其中写到:“对重点经销业户的销售行为进行了严格的规范管理,印刷了工业明胶包装标识样本五万多份。对经营者从购进到销售实行申请、报检、验收、出厂一条龙管理,有效地监控了明胶生产销售行为。”关闭、整顿,而今天却还是出现了违法者。

  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宣传部长李华一:

  媒体报道了这个情况以后,县委政府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调查处理小组,对这件事情进行调查处理。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企业经营者宋海新等20多人进行了控制。对整个事件处理的情况,我们会及时地向社会公布,接受媒体和社会的监督。

  解说:

  根据记者报道,目前,该县所有明胶企业一律停业整顿。同时在工业明胶的流向地——浙江新昌县,有关部门也已经查封了被曝光涉嫌使用工业明胶制作空心胶囊的相关问题企业。而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管局还派出督查组同时发布紧急通知,部署全省药用辅料质量专项检查工作,将胶囊类生产企业列为重点,凡是检查中出现问题的一律依法严惩。

  白岩松:

  其实在2004年的时候,媒体就报道过阜城县的一个村子里头用工业明胶来做这种其实给人们带来生命健康危害的这样一种事情。但是另一个角度去说,阜城的确经过了四十多年的发展,它在工业明胶生产方面成为全国的四大基地之一,但是为什么在八年前出现过问题、报道过问题,没有借那样一个机会把它彻底整治了,从此进入到一种良性循环和阳光下的这种经营呢?接下来我们要连线的是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的宣传部长、副县长李华一。李县长,您好。

  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宣传部长李华一:

  你好。

  白岩松:

  2004年咱们曝光那家村子这样一种行为的时候,你正好是那个村子所在镇的党委书记,现在您又在那个县。您回顾的话,为什么八年前的那次曝光以及相关的治理没有起到斩草除根的作用,反而今天又死灰复燃呢,问题出在哪儿?

  李华一:

  这就是这个行业的一些特点。这个行业由于它投资比较小、门槛比较低、工艺比较简单。人们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它有了一个成熟的工艺还是很容易的,在监管薄弱的时候还是很容易生产的。

  白岩松:

  就是它入门很容易、门槛不高,是吗?

  李华一:

  对。

  白岩松:

  您刚才说另一个方面。

  李华一:

  另一个方面,就是一些不法商人、不法经营者故意逃避执法部门的监督,见利忘义,这是这个行业存在比较难的一个问题。

  白岩松:

  李县长,这个事情发生了之后,我不知道作为一个管理者,作为县里几个班子主要领导人有没有深刻反思,在我们的监管、在我们平常执政过程中是否有存在值得自己反思的地方?

  李华一:

  出了这个问题以后,县委政府还是非常的关注、高度的重视,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为了这个行业,近几年来,阜城县委县政府针对这个行业季节性生产的特点,每年都有两次对这个行业进行治理整顿,有工商、质检、公安、环保等部门参与。今年对这个行业的治理,我们从4月9号开始到5月31日结束,到目前已经进行了一周的时间。

  白岩松:

  但是还是出了问题?

  李华一:

  对。结合近年来的工作,我们认真地进行了反思。一些我们工作当中形成的工作制度,我们还是比较有效的,比如说,为了规范销售环节,我们由工商部门牵头建立了台账;为了规范质量这块,我们由质检部门对企业负总责;为了规范企业的生产行为,我们由环保部门来负责等等。为了尽快地提升这个产业,我们从去年以来谋划了明胶循环工业项目,去年11月份在北京签约,这个项目的建设由北京中成红天(音)公司投资,项目建成以后,我想会对整个行业的提升产生一个极大的推动作用。

  白岩松:

  但愿。好,非常感谢李县长接受我们的采访。

  其实能在这种情况下来面对媒体,这是一个进步。但是另一方面,我怎么一直觉得听着李县长在说的是成绩呢,是功绩呢,是在做着怎么怎么样呢。我觉得恐怕从县里头,还是要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去深刻反思,为什么做了这么多事情,事情还发生的这么严重,那么是不是我们有很多的管理方式停留在表面上呢?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一起去跟着他们去思考另外一个事情,是不是并不仅仅是地方的官员他们需要一方面反思;另一方面我们在法律的相关设计和震慑力方面达不到应有的效果,所以这样的事情才不断地发生呢?这也是今天我们要关注的第三个问号。

  解说:

  铬究竟是什么?它的超标意味着什么?根据专家介绍,这是一种蓝白色多价金属元素。常规的有二价铬、三价铬和六价铬。质硬且脆、抗腐蚀,因此多用于不锈钢等制品。同时,铬还是人体必需的一种微量元素,但是铬过量摄入对人体造成的危害非常大,其毒性与存在的价态有关,其中二价铬毒性非常轻微,而三价铬的毒性在人体里就很容易显现。

  协和医院肠外肠内营养科副主任医师陈伟:

  如果我们长期大量的摄入三价铬。一方面是影响了我们身体的抗氧化系统,使得我们人体容易得一些慢性的氧化性的疾病,比如说糖尿病、高血压这一类的疾病。那么另外一方面,由于抗氧化系统受到了损伤,又容易发生肿瘤等这种异常增生的疾病。

  解说:

  与三价铬相比,六价铬的毒性较大,大约是三价铬的100倍。专家还强调,过量摄入六价铬,严重的还会导致肾功能衰竭甚至癌症。

  药用胶囊以及使用的明胶原料,重金属铬的含量均不得超过2毫克/千克。这是写进2010年最新版《中国药典》中的一条明确规定。然而今天当我们面对最多超标90多倍的检测结果,这一规定显然没有得到有效的执行,那么问题出在哪里?胶囊销售企业、药品生产企业对于铬的检测又究竟是怎样的呢?

  记者:

  你这设备有没有能检测铬的?

  新昌县华星胶丸厂生产线负责人朱明光:

  (检测)铬的没有。

  解说:

  据了解,这些没有经过铬检测的胶囊,不仅偷偷地流入了一些小药厂、医院和药店,同时还被卖到了一些大药厂。

  记者:

  你这有什么大厂子,叫什么?有名一点的。

  新昌县华星胶丸厂生产线负责人赖三军:

  青海格拉丹东。

  朱明光:

  像我这十几箱胶囊要发到吉林海外,海外制药集团都很大了吧,都在做啊。

  解说:

  当记者来到青海格拉丹东药业公司和吉林长春海外制药集团公司两家制药厂时发现,这两家药厂确实都在使用浙江华星胶丸厂生产的药用胶囊。而在吉林长春海外制药集团公司,记者看到仅一张化验单上显示该厂所用的华星胶丸厂的胶囊就达2040万粒,而检验人员未经检测就在铬的检测项目上写上了“合格”的结论。

  长春市海外制药集团公司检验人员:

  (铬)上原子吸收的(检测)比较麻烦,得安排时间才能上,先写上了。

  长春市海外制药集团公司车间主任程兆平:

  铬啊,含铅啥的都不检。正常应该检的,对身体都有害。

  解说:

  因为怕麻烦,所以忽略,既使是明知对患者身体会造成伤害。从生产明胶者的明知故卖,到胶囊生产者的明码标价,再到制药者的无所谓。一些企业的不法行为,就这样一步步把问题胶囊摆到了柜台上、送到了病人的手中。

  白岩松:

  媒体曝光之后,大家都在抨击监管,但是我觉得对于监管后面更加严重的问题,是法律究竟该如何界定这样的事情?它究竟是一个造假还是类似于投毒危害人们生命和健康呢?来,听听法律专家如何看。

  (电话采访)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教授王敬波:

  《药品管理法》的规定当中,对于假劣药的,政府可以采取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生产销售药品货值金额1到3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产、停业整顿,或者撤销药品批准证明、吊销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经营许可证或医疗机构质地许可证;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在很多的药品产业当中,它的利润率非常高,销售药品货值金额1到3倍这样的一种罚款,对于很多的违法企业来说可能并不足以构成足够的威慑。那么在实践当中,就会造成违法企业冒着违法的风险来从事这样的一些行为。

  我个人提出,应该通过修改《药品管理法》。《药品管理法》自2001年颁布至今已经十多年了,在整个药品产业迅速发展的情况下,对于类似的这种违法行为,事实上、客观上是难以有效遏制的。通过修法来进一步地提高处罚的力度,强化政府的监管力量,对于遏制这样的违法行为有一定的作用。

  白岩松:

  我只想说一句,如果法律针对这样的行为不能改变思维方式,真正有震慑力的话很麻烦。

  转自:中国新闻网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