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新的《义务教育法》从9月1日起正式实施。教育部要求各地依法规范公共教育资源配置,不得举办各种名目的重点学校、重点班。教育部的一纸禁令能制止得住盛行多年的“重点校、重点班”乱象吗?近日不断爆出新闻:重点班不但没消失而是转入了地下,各种实验班、特色班取代了重点班。
 
 乱象一:重点班改名为实验班、特色班
 一些重点校、重点班,经过改头换面,摇身一变,竟成了“示范校”、“实验校”、“实验班”、“电教班”、“特长班”,翻牌现象五花八门 [全文]
 有些学校而且在重点班中进一步细分出“数学特长班”、“英语特长班”、“普通重点班”三个等级 [全文]
 重点班所受的待遇
 学校会给重点班学生配备全校各科最好的老师;重点班学生住宿的条件会比普通班的同学要好些,其他各方面所受的待遇也明显好于普通班的学生;
 有家长可指定任课老师
乱象二:重点班还很普遍,只是做法更隐蔽
 新法实施前,各学校都公开做,而新法实施后,各学校的做法隐蔽了,不敢声张罢了
 在目前初中教育都围绕中考“指挥棒”转的情况下,学校采取分班教学是追求升学率制度下的必然产物,重点班的学生无疑就是学校高升学率的有力法宝。” [全文]
分重点班带来的后果
 在没有重点和非重点之分的学校里,老师也不会歧视“差生”,感觉很轻松。
 一年级时,刚被分到非重点班的感觉不是很明显,到了二年级,一种莫名的自卑感越来越强
乱象三:进重点班要凭成绩,更要凭钱凭关系
 有些家长为了能让孩子有个好老师,拼命给孩子转校、转班,甚至插班。
 想读重点班,得拼钱、拼关系。两三万元是底线,四五万元也有人花。而且更多的时候,你有钱也不一定能进到学校、进到重点班,还要有过硬的关系   [全文]
家长的态度:赞成反对并存
 赞成:这样让体会到竞争的残酷,更能激发学生努力学习,取得好的成绩
 反对:这样会给学生贴上“差生”的标签,势必扼杀他们学习的积极性,自尊心受到伤害
 
各方质疑“重点班”乱象
 新义务教育法吓不退“重点班”
 违规办重点班的背后,学校要的是升学率和名声,教育行政主管部门及地方政府要的则是“教育政绩”,三者之间的利益是相互纠缠在一起的,寄希望于地方政府对违规学校痛下杀手,那几乎不可能。这样一来,惩罚措施的伸缩性越大,惩罚措施成为一纸空文的可能性自然也就越大。 [全文]
 
 重点校、重点班玩变脸 还不是向钱看?
 在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的情况下,一些地方置义务教育的公平性与公益性于不顾,通过开设重点学校与重点班收取优质教育的高额费用,金钱代替了公平。学生受教育权的实现,往往演变成学生家庭经济与社会关系的实力比拼。[全文]
 
 取消“重点班”就是向素质教育迈进?
 有人将加强素质教育作为取消重点班的理由之一。事实上,对于加强素质教育,取消重点班并非就是有的放矢。素质教育的主要问题是没有为学生创造提高素质的环境,因为素质教育并非是主要由老师讲授,而是需要学生在实践中去锻炼提高。 [全文]
 
 杜绝“重点班”配套措施得跟进
 放弃重点班常常就等于放弃了名誉、业绩和地位,另外,重点班还可以给学校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择校生越多就意味着学校的额外经济收入越多。因此,尽快明确重点班认定标准,加快配套改革才能最终为彻底杜绝重点班创造条件。 [全文]
 教育等级化不除 一纸法律难禁重点班乱象
 凭一纸法律条文就能禁绝中小学的“重点班”?这种期待,恐怕言之尚早。道理很简单,因为“重点班”并不仅仅是个单纯的办学名称问题,而是背后一系列等级化教育体制问题的一种必然反映,也就是说,教育本身的等级化是催生班级设置“重点、非重点化”的体制性土壤,前者不除,后者必然难止。 [全文]
 
 能否取消“重点班”是对政府的考验
 为了普通教育能健康地发展,国家用立法的办法来取消“重点班”,这显示了政府治理教育混乱局面的决心。同样,这也是对中国教育工作者守法素质的考验。当然,教育界能否真正地依法治教,依法办学,还得看实际行动。 [全文]
 
 法规叫停却未消失 重点班“名亡实存”?
 教育部的规定果真能做到令行禁止吗?虽然法律已有明确规定,教育行政部门也有具体要求,但不少地方在具体操作中仍然乔装打扮,偷梁换柱,办起了所谓的“示范校”、“实验班”、“特长班”等等,重点校、重点班实际是“名亡实存”。[全文]
 
 重点班“指挥棒”与法律的半场博弈
 在“指挥棒”与法律的这场博弈中,法律在上半场先失一球其实是注定了的。半球失球也同时向高中考升学制度的改革敲响了警钟,唯分数论的“皮之不存”,重点班的“毛将附焉”,要想在下半场的博弈中反败为胜,就得尽早截断高中考的“指挥棒”,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法律的威严任由践踏。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