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房产专题 > 315房产 > 其他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其他

"凤凰系"又一产权式酒店曝出烂账 波折淳安凤凰岛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日期:2010-03-03


  2002年,邓桂枝分别在千岛湖和长兴买了2套凤凰实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产权式酒店公寓。广告太有吸引力了——每年至少有6%的投资回报率,和30天的全国各地凤凰连锁度假酒店免费入住。

  到2009年12月23日,邓桂枝在千岛湖凤凰岛上的两套房子已经断水断电784天,不知哪天能正常使用,而在长兴的那2套至今没有拿到房产证。每年30天的免费居住期到底住了几天?“1天,为了开业主大会,商量怎么打官司。”

  今年10月,本报曾报道同属“凤凰系”的长兴凤凰山庄因未兑现合同承诺而被业主投诉。这是又一起。

  买房6年,打了4年官司

  陈雯的儿子说:妈妈花30万买了个开会的权利

  “官司”是个名词,但对买了千岛湖凤凰岛产权式酒店公寓的425位业主来说,它已经成了一个动词——从2005年下半年到现在,四年时间里,他们中最少的一个打了两场官司,最多的一个第七份上诉状也已经起草好了,这周就准备提起上诉。

  “除了不断起诉,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在不违法的前提下维护自己的居住权。”这位起诉了七次的“最牛”业主陈雯说。为了维权,这四年来,她往返杭州—千岛湖至少30次,每次单油费、过路过桥费就要200元,再加上6场官司的诉讼费用,“我前后总共拿了2万元的投资回报,支付维权费用都不够。”

  2003年,杭州楼市方兴未艾,陈雯一个朋友的表姐正好在做千岛湖凤凰岛产权式酒店的销售,到现场一看,陈雯就动心了。“风景真的很美,房间直接临湖,坐在阳台上就能钓鱼,而且有熟人在还能打折。”2003年5月27日下单,28.9万元,首付14.9万元,按揭5年,陈雯成了凤凰岛425位业主之一。

  同一天,她还与凤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称“老凤凰”)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约定2004年7月1日至2009年6月30日,年租金2万元,租期5年,“老凤凰”按季度将租金直接打到陈雯的账户,另外,陈雯每年有30天免费居住期。

  末了,陈雯还在协议最后加了一条:甲方可以在乙方的任一酒店串换住宿。因为当时,“凤凰系”的产权式酒店项目已经在全国铺开,除千岛湖之外,长兴、大理、昆明等城市都有他们的度假酒店——外出度假,能住在自己的房子里,这不仅省心省钱,而且很有面子,多数业主都有这样的心思。

  2004年5月陈雯的房子交付,同年7月她的账户里收到来自凤凰岛的第一笔租金5000元,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直到2005年9月底,延期的当年第三季度租金迟迟不到账。“我一连打了几天电话,直到有一天对方的电话变成了传真。”她觉得不安,回头一打听才知道,其他业主的租金也没有拿到。

  就在业主们心神不定的时候,当地政府部门传出“老凤凰”所属部分的物业要进行拍卖的消息。这个消息让陈雯措手不及,如不起诉则意味着她“自动放弃债权”。2006年4月,从没有打过官司的她生平第一次走进法院,一纸诉状将“老凤凰”告上了法庭,要求对方按协议支付2005年第三季度到2006年4月的租金及滞纳金共16500元。

  如今,维权四年,打了6场官司,起诉内容包括要求支付拖欠租金、赔偿商讨过程中被打破的手镯等等。上周五,陈雯听完第六场官司的判决,从千岛湖赶回杭州,走进家门,上初中的儿子看着一脸疲惫的她,突然说了一句:“妈妈,你花30万原来就是买一个开会的权利啊。”

  一句话,说得陈雯五味杂陈,儿子的话没错,她几乎每个月要跑一趟千岛湖,就是为了开业主维权会,事情却毫无进展。

  “凤凰”易主,租金修改

  没签新协议的200多户业主被断水断电了

  四年,物是人非。

  2006年11月23日,杭州富阳宾馆有限公司以2610万元的价格竞得“老凤凰”在凤凰岛上所有的综合楼、接待楼、七套别墅套房总建筑面积约5595平方米的房屋所有权,面积3万多平方米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以及交通运输设备等动产所有权。

  2007年1月8日,杭州富阳宾馆有限公司组建淳安千岛湖新凤凰休闲度假村有限公司(以下称“新凤凰”),接手“老凤凰”的经营管理事宜。

  “凤凰”易主,一开始,业主们是高兴的。因为“新凤凰”承诺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与“有出租或委托管理意向的产权式酒店公寓业主,在公寓业主与原承租人办妥移交手续后,协商签订租赁或委托管理协议”。这意味着,陈雯等425位业主仍然能够“返租”,只是乙方换人而已。

  事情的进展并不顺利。“新拟的租赁合同,租金从每年2万元降到了每年8000元,每年30天的免费居住期降为5天,而且需要提前20天通知。我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协议。”陈雯说,当时隔壁天清岛的返租价格差不多是16000元/年。“新凤凰”要求合同不得进行修改,而且一签得签6年,她决定不签了。

  与陈雯有同样想法的业主有220多位。

  2007年5月3日,陈雯与其他几位业主准备上岛,却被告知因淳安千岛湖新凤凰岛休闲度假村综合楼、接待楼内部改造、装修,暂不接待宾客。

  同年8月,她再次要求上岛,欲查看自己的房子,却被酒店保安拦在码头,被告知,“除非签了新的租赁合同,否则不能上岛”。

  几经波折,2007年8月16日陈雯终于拿到了自己房子的钥匙,结果发现水、电均被切断,电表箱上了挂锁。直到今天,被切断的水、电也没有恢复。

  2008年8月23日,业主倪女士上岛查看自己的房子,一开门,房间里到处扔着男人的衣服、垃圾,明显是有人居住的样子。“床上居然还有一把刀,吓得我逃出房间才敢报警。”事后,“新凤凰”承认是其员工“私闯”业主的房子。

  陈雯最后一次在自己的度假公寓里过夜是去年10月的事情了。“我们全家都去了,带了蜡烛、手电筒和水,本来觉得还有点浪漫,可是没有空调、没有热水器,晚上冷得根本睡不着。”

  物业价格是涨了,可一摊烂账谁会要

  这笔投资是苦涩的升值

  从2007年“凤凰”易主开始到现在,业主与“新凤凰”之间就租赁或委托管理完全无法达成一致:业主嫌租金太低,“新凤凰”又不愿接受委托管理——协商之路不通。

  业主又打算恢复水、电后,自住或出售。但自来水公司和电力局都表示没法办理一户一表。

  进不能进,退没法退。没有签租赁合同的业主都被悬在了半空中。他们寄希望于第七次上诉,希望法院能够支持他们的主张:要求“新凤凰”接通被切断的电表进线,开通原告的水电设施。

  这到底是不是一次失败的投资?

  “这当然是一次失败的投资,如果不是买了凤凰岛的产权式酒店,2002年我在杭州随便哪个角落买套房子,现在价格都翻倍了。哪像现在,租不能租,住不能住,卖不能卖!”邓桂枝说。

  “前两个月,还有业主试着挂牌50万元转让,结果马上有人想买,可你说这样的房子我们敢卖吗?”陈雯说。物业毕竟是增值了,虽然味道有点苦。

  “房子是好的,如果可以正常使用,我根本不会去告他们。”业主严先生说。

  不仅是千岛湖“凤凰”陷入僵局,事实上,整个“凤凰”系就是一摊烂账。

  长兴凤凰山庄,今年年初已关门。100多位业主至今没有拿到房产证,开发商甚至以修改合同为由,收走了最初签订的商品房销售合同原件。“我也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业主陈小姐说。

  大理凤凰温泉酒店,到目前仍是一身债务,给当地政府的土地款至今未付完。“2005年的时候买的,看了图纸就下单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没有拿到三证的业主崔先生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涉及业主均使用化名)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