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新社专题 > 2014处州白莲节 > 人文历史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人文历史

处州符号
来源: 发布日期:2014-07-03


  堰

  “詹司马、南司马,名佚无考,生卒年不祥、籍贯不祥。”

  两尊石像并肩,像你,像我,像任何一个人。

  一千五百年,足已抹尽通济堰缔造者在这世间所有的痕迹;然而今后一千五百年,这段江水却依然将遵循着这两位都只剩下一个姓的司马所划下的轨迹奔流。

  令通济堰闻名的,首先是一道婀娜的弧线——通济堰是世界最早的弧形大坝,早了外国足有一千多年。

  有许多传说,按照自己的理解推测着启发两位司马奇思妙想的灵感,云见白蛇游水,云见村姑浣纱。然而,或许是因为萧梁的建造时期——那是一个无比空灵的时代——通济堰却令我看到了太极。

  由直到弯,看似简单,却有了本质的改变:坝与水之间,再不是火星四溅的碰撞,也不是剑拔弩张的对峙,而是谦逊的迎接,含笑的导引,彼此举岸齐眉,柔情脉脉。

  当年毛泽东论战,以胡琴琴弓做喻,说不妨多走走弯路,走走弓背。一条线,姿态越低,往往力量越大,越能化解更多的暴戾。

  一阴一阳之谓道。让过锋头,四两能拨千金,柔弱可胜刚强。以一条弧线为起点,通济堰在处州腹心旋出一个巨大的太极,滋润了六十万平方公里绿谷,也将处州人的性格打磨得波澜不惊。

  港

  一块叫七星坳的三角坪地,将松荫溪与大溪捋成一股,瓯江的腰身当即粗了一圈,此段水域,也就成了八百里瓯江上一方重镇。好比墨书大字写到转折处须按上一按,瓷木烟茶食盐海货,出海入山,经此江面亦得顿上一顿。

  瓯江如诗。南岸大港头,一个原本可以作首好诗的瓯埠古镇,却随意地取了这么一个实诚得掉土渣的名字。

  乘船横渡,水滑如绸,触目皆青绿山水长卷,开始怀疑起曾读到过的一段资料:“恶江道间九十里而有五十九濑,两岸连云,高崖壁立,有七十余滩,水石喷薄三十里。唐文明初溪水暴涨,溺死百余人。”(《舆地记》)

  恶江,又名恶溪,后改名好溪。而名实不符的好溪,就是此江上游的某段支流。可见眼前的安祥,往往只是假相。

  船渐近岸,遥遥可见巨樟成林,掩映如盖。樟树,江南百姓最亲近的树,可以认做干娘的。揣摩着经由恶溪下来的船工行贾心思,不由得替他们筋骨一松,心头一暖。

  黄狗,母鸡,竹林,炊烟。竹笋小溪鱼,滚酒热豆腐,吞云吐雾,喝五吆六,还有甜得发腻的小调,红得暧昧的灯笼。

  港,港头,大港头,足矣,再多的修饰已无必要;每个字都像上岸的石阶,都离烟火人间近了一步。樟树下的古镇,便是瓯江打了个活结的小小天堂。

  “出恶江至大溪,水清如镜。”(郑骁锋)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