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中新社专题 > 2014处州白莲节 > 美丽乡村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美丽乡村

莲都赋
来源: 发布日期:2014-07-03


  黄岭上之恋

  月亮湖、樱花岛、荷花园、柿子林

  桃花、垂柳、红枫、绿树、青山、土房

  ……相约不如邂逅,邂逅不如牵手

  如果可以,那就向古人学习私奔

  或者,模拟才子佳人进行一场风花雪月

  或者,什么也不学、不拟,跟着

  内心的感觉,抛弃红尘的驳杂与纷争

  城池的诱惑与欲望,只与你——

  静好黄岭上的岁月。那是春

  樱花烂漫;那是夏,荷香满园

  那是秋,红柿满树;那是冬

  初雪银白;那是清晨,坐看云起

  那是夜晚,明月映湖,或者红袖添香

  ……我与你,耕田三亩,种菜两垄

  孵鸡一窝,养鸭一群,以及

  布织一匹,酒酿一坛,直到——

  繁花散尽,地老天荒

  马村草坪

  阴差阳错,进入这块草坪

  草,肆意,葳蕤,翠绿绵延

  树,葱郁,斑驳,形态各异

  溪,清澈,婉转,穿村而过……

  “黄岭上路塌,临时在此歇息

  天气闷热,马村的古码头、古河床、古街

  ……也不去看了,就在此凉爽一会”

  莲都作协主席陈宗光声音沙哑地喊叫——

  击中我内心的渴意。转瞬

  草木的气息,消减盛夏炎阳

  清凉凡尘中的奔跑、焦躁……油然

  生发自我放逐,成草为木的念头

  堰头古韵

  无数次近在咫尺,擦肩而过

  堰头,与堰有关。譬如,通济堰、堰山

  堰渠、堰坝、堰塘、堰史、堰规……与古有关

  譬如,古堰、古樟、古民居、古桥、古阁

  古庙、古牌坊、古碑刻、古人、古墓、古文物……

  只一次村头溜达村尾,过目不忘

  譬如,文昌阁、三洞桥、龙庙、贞节牌坊……

  譬如古民居,明朝的,清朝的,民国的……

  譬如古人,詹司马、南司马、何偁、何澹、何处仁

  范成大、汤显祖……譬如古樟,一棵,一棵,又一棵

  巨大,高耸,苍劲,覆盖古堰、流水、村落、心灵……

  譬如通济堰,以怎样的大智慧,一千五百年光阴里

  灌溉碧湖平原粮田四万亩,福祉于民……

  不知先有堰、后有村,还是先有村、后有堰

  抑或根本没有先后之分。疑惑之时

  一阵古风吹拂……哦,在堰头

  什么都是古的,甚至瓯江的清流、松荫溪碧波……

  甚至水草、芦苇、白鹭……

  甚至我,也是古的,彻头彻尾

  白云山

  许多年前耳闻,白云山

  像一桩心事,或者心愿

  安放浙南腹地,丽水北郊

  白云涌出,可占晴雨

  丛篁老树,蔽日摇风

  太山峰拔地而起,孤绝

  宛若愤青年代的我

  一些景致,譬如

  丽阳峡谷、水帘洞、龙潭瀑布

  白云竹径、绿海万象……

  以及,叫不出名字的山峦、怪石

  草木、秀水,像我这些年

  在尘世经历的阴晴冷暖

  或者,内心奔腾的悲喜

  直到,直到中年时分登临

  满山的清凉沁入心脾

  只是,身后的万家灯火

  以及六根不净,拉锯

  我进入万福禅寺,寂静

  禅钟绽放,山巅云白

  秋日,在九龙湿地看芦苇

  再赴九龙湿地,正好芦苇花开

  呼啦啦,呼啦啦,呼啦啦地开

  起初,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是吗?芦苇怎么就这样遍野

  芦花怎么说开就开我的眼前

  思忖之间,一阵秋风吹拂

  芦花们,穿粉红衣裳

  不停摇曳,像似一群精灵

  在耳语,在歌唱,在奔跑……

  虽是凡夫俗子,而我

  也是要奔跑的。那就

  放松自己,沿芦花开遍的路径

  随心所欲,向前,向后,向左,向右

  直到分不清方向,淹没芦花丛中

  虽然五音不全,而我

  也是要歌唱的。那就

  放开喉咙,模仿芦花的声调

  脱口而出:这是我的瓯江岸边

  秋日里,一大片,一大片芦苇花开

  呼啦啦,呼啦啦,呼啦啦……

  坪地。桃花源里可耕田

  突发奇想,乘小船横渡瓯江

  现身坪地。古树掩映,苍篁叠翠

  群峦起伏,水塘交错,泥墙青瓦

  阡陌相通,鸡犬相闻,民风淳朴

  清幽清静,俨然世外桃源……

  呵,瓯江与松阴溪冲积的坪地半岛

  三面临水,一面靠山。我游走

  村巷、山谷、稻禾、蔬菜、草木间

  气喘吁吁,却神清气爽

  我想象,世居农人的怡然自得

  农忙,耕种门前的田园

  农闲,到瓯江猎渔,或烧砖烧瓦……

  难怪,世居处州闹市囿山

  长久周旋官场的南宋给事中王信

  百年后,将自己安置坪地的山坡

  给灵魂一个宁静的未来。而我

  历经俗世风霜,疮痍,苍凉

  自觉停歇坪地,耕读猎渔

  以及,割骨疗伤

  水东。两幅照片

  水东留给我的印象

  就是两幅照片

  一幅黑白,另一幅彩色

  黑白的叫老水东,清一色

  的旧房子,无数代人先活此间

  而后消失。气息、体温、方言

  尚存泥墙、门窗、板壁、灶头背后

  院子空空,落寞两三老人

  彩色的为水东新村,清一色

  的新房子,拔地而起

  村道宽敞,充斥水泥、钢筋与霓虹

  而这,就是新一代水东人

  越过金丽温铁路,孜孜以求的新生活

  好溪水往低处流

  水东人往高处走

  我没有理由反对

  虽然,我留恋黑白意味

  不很喜欢彩色喧闹

  以及声色犬马

  我在梁村

  梁村是一个普通村名

  据我所知,在祖国版图上

  比如,山西、广西、河北、陕西、山东

  一些村落也这样称呼。就像

  南垟村是我们王家子孙集聚地

  这些村落全都住着梁姓子孙。当然

  我行走的浙江莲都老竹梁村也不例外

  老屋、老墙、老门、老窗、老瓦

  老宗祠、老门楼、老石凳、老石夹

  老马腿、老桥、老巷、老碑、老店

  老树、老人……。什么都是老的

  甚至是炊烟,是渥溪,是狭谷

  在梁村,我脱离现实

  仿佛时光静止,又像回到古代

  或者百年、千年之前生活状态

  我埋首农事,四季轮回中

  栽种水稻、玉米、洋芋、地瓜

  南瓜、丝瓜、冬瓜、黄瓜、苦瓜、西瓜

  桃子、梨子、柑橘、草莓、葡萄、青菜、

  茄子、辣椒、萝卜、大葱、豇豆……

  这些在尘世活命的作物。闲暇时

  读读四书,晒晒太阳,数数星星

  或者饮几盅小酒,哼几首小曲

  自己做主,自己生活

  行走河边

  我走进的时候,只知道

  此地叫大港头,不清楚

  这里有不同的村庄,而且

  我闲逛的地方称河边村

  顾名思义,村名由来

  是地处瓯江边上,或者

  流入瓯江的小河东岸

  民居街巷新得无趣,房前屋后

  堆满的木料,及其演绎的物质生活

  让我心里有些空落。我留恋的

  是一座淹没期间的徐姓老屋

  尽管有些不合时宜,二百年

  的石门、泥墙、马腿……

  散落的箩筐,悬置的蓑衣……

  依然勾起我的兴致。而瓯江之畔

  古旧的帆船、竹排之类,更是牵扯

  我目光悠长,性情苍凉

  在一个无心、无我、无道、无言的年代

  常在河边走,那有不湿鞋。以此类推

  我没有开心的日子纯属正常,即使

  行走五月的暖阳、绿意与清朗之中

  我还是放松不了人世的拧巴,忧心忡忡

  红圩。时代印痕

  4月17日,探访九龙湿地

  过于留恋清新空气,绿树张扬

  我与友人失散,误入

  一个叫红圩的村子

  穿街走巷,随意闲逛……

  老屋,新舍,古树,新枝

  棕榈,紫竹,老人,孩童

  黄狗,家鸡……

  春光里,安详,生长,忙活

  一个拐角,闪现红五星

  门上书写:1970

  又一个拐角,闪现红五星

  门上书写:农业学大寨

  还有一个拐角,闪现红五星

  门上书写:毛泽东语录

  我们需要热烈而镇定的情绪,紧张而有秩序的工作

  我不知道村子历史,村名来历

  红圩,定然与红五星有关

  与一个时代有关。这样想着

  仿佛忘却自我,迷失

  一片红色的气息:

  鲜艳,热烈,简单,盲目

  也是,雁过留声

  人过留名。在红圩

  我真切体验一个火红时代

  印痕门楣

  有些斑驳,却清晰耀眼

  中溪的小巷

  村庄很大,很老

  小巷很小,很长

  在中溪,我可以忽略

  村口的青云桥、禹王庙

  旧屋的马头墙、壁画、卵石天井、香火桌

  福字照壁、青石门槛,古井斑驳

  窗棂谜团一样。我甚至

  可以忽略溪流穿村而过,香樟、廊桥

  相互宁静,箬岭古道红枫的冬暖夏凉

  夕阳中荷锄而归的村民,三三两两

  但我留恋,连结民居间的小巷

  我来回走动,反复触摸

  石子的光滑,缝隙长出的绿草

  一些盘结生命中的思绪渐渐涌起

  一些人间味道漂浮在泥墙之间

  我清晰地听见,儿时伙伴的嬉闹

  母亲呼唤的慈爱。我分明看见

  身体走出乡村的脚印,灵魂归去家园的路径

  白前。那天•瓯莱

  那天是一个含义宽泛的词

  要怎么想就怎么想。譬如

  过往的那天,喜怒哀乐,酸甜苦辣

  回味,或者遗忘;将来的那天

  期待,向往,来临

  热血沸腾,或者垂头丧气

  而我此刻所思所想的那天

  与时间无关,与心情无关

  具体说,它是一种酒

  一种叫那天•瓯莱的桔子酒

  深藏联城镇白前村的民居、小巷

  水塔、田畈、蔬菜与草木之间

  颜色橙黄。看到时

  我有些垂涎,品喝一口

  味道有点甜,有点酸

  慢慢喝,往深处喝

  渐渐有些醉意。朦胧中

  香气扑鼻,恍若

  迷失瓯江两岸的桔子林

  漫山遍野,桔满枝头

  红色葛畈

  单从字面上看,葛畈

  应该是一个田垟,或者盆地

  无论如何,也不会与红色

  扯上关系。而现时的景象

  村道宽畅,新楼鳞次,店铺林立

  太平溪宽阔,翠绿,穿村而过

  俨然小桥、流水、人家,更与

  红色扯不上关系

  然而,现在的背面是过去

  过去的葛畈是红色根据地

  无数的志士在革命,他们

  暴动、游击、抗日、解放

  有的人前往他乡,有的人长眠与此

  如今,葛畈人心怀感恩

  钩沉莲都北乡:仙渡、泄川、西溪、太平

  联城及曳岭的红色历史,在村中央

  矗起丽水北乡革命历史纪念馆

  将红色融入泥土,定格村史

  成为内心向上的部分

  仙里“福寿门”

  举目花门楼,我惊奇:

  青石大门,水磨砖,万字纹

  斗拱柱,勾头滴水,中间

  四行二十五列一百“福寿”

  再上,砖雕“簪缨世裔”

  下枋,云龙、童子骐麟、凤凰、仙鹤图案

  探究花门楼,我惊叹:

  一座人工的大门,四百年的

  光阴侵蚀与战火焚烧,依然

  巍然耸立,坐北朝南

  就像村口的古樟,葱郁

  青山、绿水与田畈之间

  这是仙里村158号

  木棉花开时节,花门楼前

  我惊悟:人在尘世,活着累着

  还是无法逃脱生老病死的纠缠

  安康、长寿就好,幸福、快乐就好

  哦,“福寿”门,心灵之门

  愿望之门,芝麻开门

  在九龙湿地吸一口绿

  进入九龙湿地,枫杨树

  成林的绿,青草遍地的绿

  我第一感觉:清爽

  我第二反应:词穷

  我想到一个词:肆意

  我又想到一个词:肆意

  我还想到一个词:肆意

  既然无法言语,那就

  学习沉浸。像小溪、潭水

  缓缓流淌,或静止、清澈

  像鸟儿、小鱼,自在飞越

  或翔舞水底,甚至像一头水牛

  悠闲绿树、绿草、绿水之间

  养眼,养心,养肺,养神

  在一个物质主义流行的年代

  将肉身,抽离高楼挨挤、空气污浊

  众声喧哗、道德滑坡的城池

  在九龙湿地停留一会

  吸一口绿,再吸一口绿

  然后,吐出浮躁、愤懑、尘埃

  以及诱惑、虚空……

  瓯江:大港头一带

  行至大港头,瓯江

  豁然开阔:群山后退,江水翠绿

  粼粼、荡漾、悠闲,远山、近坡

  树丛、草垛、溪滩、河柳忽隐忽现

  村庄、老街、古亭、埠头、渔舟

  相互守望,透露经年的气息

  我有过,两次不同年份相同月份的沉浸

  2009年8月,黄昏时分

  临江民居二楼,透过一扇窗:

  一抹夕阳,半江闪烁

  几只白鹭,芦苇丛间翻飞

  对岸村落,炊烟袅袅

  瞑色四合,月亮升起……

  泛舟江上:天蓝、云白、山青、树绿

  水清、水碧、水波、水淡、水缓

  天人合一,身心如洗……

  自然,大港头一带的瓯江

  景象、水色随季节、时辰变幻

  我偶遇的场景,仅是

  两个时光节点的呈现

  我还可以想象,譬如

  春江、秋水、冬雪,或者

  清晨、午夜,小雨、中雨、大雨中的

  气象万千,觉悟

  谦卑、内敛、温婉,姿态、浩气、澄明

  这样一些与人的性情、心境,以及

  生命有关的词,或者内涵

  (江晨)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