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首页 > 新闻专题 > 国内专题 >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 > 浙江记忆 > 正文
  浙江搜索......
  新闻搜索......
搜索:
类别:
 
   浙江记忆

浙江抗战细菌战余波70年未平 多方携手救助受害者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日期:2015-09-04


  崔菊英老人家中,阴暗、潮湿和空气中弥漫的药品气味是给人的第一印象。

  这位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老人居住在浙江衢州市柯城区新铺村的一间小屋里,平日,崔菊英佝偻的身体就躺在床上,因为患有老年痴呆,如今老人已经不是十分清醒,大多数时候,她只能和她的老宅一样,在阴影里,一天天老去。

  看到老人时,她的双腿往往会吸引人的第一目光。肥大的裤子提到肚脐,裤脚卷到膝盖,露出两条骨瘦如柴的小腿上,包扎着厚厚的纱布,仔细看去,上面似乎还有黄色的液体渗出。揭开纱布,本应有弹性的肌肉已经完全溃烂,发黑发臭的伤疤触目惊心。

  这是70多年前,侵华日军发动细菌战给她留下的伤口,到今天,整个浙江地区像崔菊英这样深受烂脚折磨的老人,还有数百人。几十年来,因为交通、文化等原因,这些老人几乎被世人所遗忘,但近年来,伴随着爱心人士的呼吁,救助烂脚病的社会声音越来越强。虽然许多当年的受难者都已离世,但如何让这些遗留的老人度过生命的最后年华,也成为了许多人努力的方向。

  “救助烂脚老人就是对抗战最好的纪念!”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前会长杨大方说。

    惨无人道的细菌战疫区沦为人间地狱

  “上月二十八日敌机空袭金华,二架散布白烟,并有鱼子状颗粒落下”,“在严密检验下,鉴定其形,业经辨明系鼠疫霍菌。”1940年12月5日,时任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致电蒋介石,报告了日军敌机空袭金华,并投放了大量鼠疫病菌,实施细菌战的危急情况。

  2014年8月13日,浙江省档案馆首次公布了包括这份档案在内的13份抗战时期细菌战档案,其中8份是往来文件,5份是疫情报告,全部用原件的形式还原了历史真相。

  一年多来,这份沉重的卷宗被上百次调出借阅,泛黄的纸张、带缺口的边角、略显模糊的字迹,将血淋淋的历史原貌不加任何修饰地展现在后人面前。  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一处处长包晓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浙江是细菌战受灾最严重的省之一,1939年到1944年,日军在浙江有3次较大规模的细菌战,据不完全统计,细菌战在浙江造成的死亡人数,有近六万人,伤有数十万人。在这之中,受灾最严重的衢州地区,死亡约4万人。

  “十月四日,敌机一架空袭该县,低空盘旋,在罗汉井,柴家巷一带洒下麦子、粟子及跳蚤经过。”1941年3月5日,《浙江省政府卫生处致鄞县、衢县、第五区专员等电》的档案里,清晰的记载着1940年10月4日军飞机向衢州发动细菌攻击的情况。

  “令奈良部队按计划派飞机一架,携鼠疫菌与带菌跳蚤以及霍乱菌对衢县进行攻击。”日本历史学家吉见义明、松村高夫等著的《七三一部队与天皇·陆军中央》一书中也证实了当时日军大佐石井四郎下达细菌战作战的命令。

  几天后,衢城的居民发现陆续有大批老鼠死亡,还满心欢喜,却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10月10日,衢城上营街、下营街、柴家巷、罗汉井等处陆续发现有疑似鼠疫病人死亡情况。11月30日,衢州城区被省政府正式确定为鼠疫疫区。当年被确诊的鼠疫病人有37人,死亡35人。

  至12月末,鼠疫已蔓延至全县52条街巷,13个乡镇,两千多人患鼠疫而死,病死率达97.5%,衢县城内因患鼠疫全家死绝的就有17户。

  疫病让百姓陷入巨大恐慌,但日军细菌战并没有结束。1942年和1944年,日军先后在浙江发动了两次较大规模的细菌战,直接将疫鼠,带有病菌的跳蚤撒到居民区,水井,田间农作物里,金华、宁波、丽水、温州等地也受到了细菌战毒害,沿线乡镇先后发生鼠疫,霍乱,伤寒等流行病,疫区沦为人间地狱。

  如今已经去世的王荣良老人是当时的亲历者,他的家乡义乌崇山村是鼠疫的重灾区,在1942年的鼠疫中,他的家里死了8口人。

  “我的母亲贾宝云也染上了鼠疫。我去看她,她只是在不断呻吟:‘给我水!给我水!’她受尽折磨死去了。我的父亲也相继发病,难受得趴在地上,手指也抓破了,痛苦地呻吟不已……”在王荣良生前的口述历史中,尽是当年恐怖的回忆。

  伤痛积重难返70年的伤口仍在溃烂  更恐怖的是,日军离开后,百姓遭受痛苦并未随着战争结束而消失。日军离开后,金华、衢州、丽水三地有不少百姓遭受感染,出现了烂脚的症状,终生无法治愈,如今70多年过去,当年留下的伤口仍在溃烂。

  衢州的涂茂江老人是战争的幸存者之一,但日军洒下的细菌却给他留下了生不如死的折磨。

  他告诉记者,当年日军在他的村里住过一夜,但日军离开后,村里四五十位村民都染上了烂脚病,涂茂江5岁时,脚上长出小脓疱,抓破后,脚开始溃烂。10岁左右,烂脚病开始严重起来。

  因为贫困,即使烂脚,也要下田耕种。伤口不能碰水,一碰水,就钻心地痛,涂茂江年轻时,便买水田袜或是塑料纸包着,坚持下地干活。因为不透气,腐烂越来越厉害,看了各种医生,试了各种药方也无法根治,就这样一直熬了70多个年头。

  “在传统医学的分科中,是没有创面修复外科这个科目的,也没有学科代码的,这是个新兴的学科,也就是说这么多年烂脚病人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学科就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教授陆树良向记者解释烂脚病难以根治的原因。

  如今幸存的烂脚老人经历和涂茂江大致相似,他们有的因为烂脚终生孤苦,还留下了巨大的心里阴影。

  衢州柯城区人民医院烂脚病治疗小组的成员郑新华医生至今还记得他第一次为烂脚老人刘四古看病的情景:离家十几米就能闻到伤口的恶臭,走进家门,蚂蚁、苍蝇、蛆虫等在腿部乱爬,因为溃烂发脓,刘四古常年不洗澡,连睡觉的地方都是潮湿的,散发一股腐臭霉味。

  “烂脚的水、皮屑会掉在地上、床上,所以睡觉的地方都垫着塑料布,常年不打扫、不换洗。”郑新华告诉记者,他第一次为刘四古完成清洗双腿、消毒、上药、包扎等治疗过程后,全身上下都沾染了那股腐烂的臭味,回家的路上,连路人都掩着口鼻绕开他走。

  “我们刚开始去摸底摸底调查烂脚病人时,有的就一个人住在村里的一角,因为气味太臭,别人都远离他,他们非常自卑,把自己封闭在家里。有个老人甚至连亲妹妹去世都不敢参加葬礼。”衢州柯城区人民医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张桂芬告诉记者。

  因为贫困、交通不便、文化程度低等原因,许多烂脚病人在痛苦中早早去世,如今存活下来的老人也已是风烛残年。据民政部门统计,在衢州地区,目前残存的烂脚病人还有约200人。

  调查、诉讼、救助为细菌战留下的伤口止血  面对如此惨痛的历史,浙江各地的社会人士一直没有停止过调查、研究,希望能向世人揭露日军的罪行。  在衢州,今年5月去世的原衢州卫生防疫站站长邱明轩,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一直致力于细菌战研究,用了40年的时间潜心研究侵华日军对衢细菌战的罪行,自费出资8万元编辑出版了三本有关日军细菌战在衢罪证的书籍,为研究细菌战留下了宝贵的证据。

  2005年,邱明轩和衢州细菌战受害者遗属代表、细菌战衢州受害者协会前会长杨大方、细菌战受害幸存者吴世根一起,在衢州市建立侵华日军细菌战衢州展览馆。经过多次修缮,这座展览馆已经成为国家级抗战纪念遗址名录,向世人展示当年的悲怆。  在丽水,当年在鼠疫中失去8位亲人的庄启俭,从1997年起就开始收集细菌战资料,3次赴日调查。今年5月,侵华日军细菌战受惠者协会丽水分会成立,庄启俭任会长,重点调查受害者遗属和解决细菌战研究中的一些盲点问题。

  在金华,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的前夕,金华市委党史研究室编发了《日军在进哈细菌战专题研究》,将当年的档案、文献、和亲历者的口述全部呈现。9月2日,义乌更是在当年日军进行活体解剖的林山寺周边区块建立了国内首座纪念侵华日军细菌战遇难同胞主题公园,让世人将这段暗无天日的历史永记与心。

  在细菌战的调查中,王选是个挥之不去的名字。祖籍义乌崇山村的她在1995年旅日期间,听闻家乡发起了对日本进行细菌战受害索赔,义不容辞地投入到对日诉讼中。

  20年来,她悉心搜寻铁证,走遍大半个中国。为了这些受害的老人,她放弃了在日本的丰厚收入,放弃了生儿育女,投入200余万元的个人财产,与日本军国主义罪行几乎耗上了一辈子。

  1997年,王选被推举为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带着100多名细菌战受害者到日本起诉。

  2002年,东京地方法院做出一审判决,首次承认了日军在华实施细菌战的事实,这无疑是王选和原告团成员们多年努力换了的巨大成果。但是,一审判决以不承认个人的损害赔偿权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赔偿诉讼请求。

  近年来,王选除了继续细菌战的研究,更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对烂脚病人的救助当中。今年6月,王选在腾讯公益上发起了网络募捐,专门为烂脚病人治疗提供救助资金,如今已经接近募得一百万。

  “驱使我做这些事就是我的责任感,我现在做的就是为了帮这些老人把病治好,让他们摆脱顽疾。”王选说。

  在多位社会人士的奔走下,如今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也参与到了救助中来。衢州柯城区人民医院万少华医疗团队,自2008年起就无偿为当地烂脚病人提供免费医疗上门服务,挤出自己的休息时间为病人换药。

  今年8月,衢州市委书记陈新已经做出批示,要在衢州卫生系统组织若干个“万少华团队”,为该市200多名细菌战受害者提供医疗救助。

  更令人欣喜的是,近两年来,上海瑞金医院的陆树良治疗团队利用新的植皮治疗方法,已经成功治愈了多位烂脚病人。去年9月,他们还在金华设置了历史遗留烂脚病患者治疗点,利用远程指导为烂脚病人提供治疗方案。

  陆树良告诉记者,经过近两年的探索,他们逐渐找到了治疗规律,对烂脚病已经有了治愈的可能。

  “我是搞这个专业的,面对挑战行业里的重大问题,难点问题,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在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尽可能多的病人治疗好。”陆树良说。

  作为团队里的一员,已经退休、年过八旬的创面治疗专家肖玉瑞多次来到浙江为病人检查治疗。说起缘由,他告诉记者:“这些病人的病痛都有七八十年了,作为医护人员,觉得不给他们解决觉得有点不大应该。虽然他们生命已经很短了,但我们有义务让他们过一个幸福的晚年,这是我们医护人员应该负起的责任。”(完)

打印】【关闭】     
  相关报道

浙江都市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浙江都市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浙江都市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浙江都市网联系。